温馨提示:如在阅读过程中遇到充值、订阅或其他问题,请联系网站客服帮助您解决。客服QQ。

正文 第八十章 牌子

作者:繁花落尽|发布时间:2022-09-22 23:48|字数:2011

  周婉儿说的很委婉,实际上比起这来要严重许多,所以她才会用“可以根治”这样的话语开头,不然还没聊到正题上,眼前的女子恐怕就承受不住情绪过于剧烈起伏晕过去了。

  “所以我会说的很慢,你们尽量控制一下,如果实在难受要提前告诉我,行吗?”

  “可以。”

  “好,那我开始说了,先是关于你中毒的情况,如果我没猜错,你最开始病发,也是跟着人一起外出劳作的时候吧?”

  女子眼神闪烁,显然想到了什么,点点头。

  “隐瞒的初衷或许是为了别人好,可实际上,并不一定真的好。”

  周婉儿话里有话,陈大一下子听懂了,猛地看向自家娘子,想要问,又迟疑,眼睛里全是心疼,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可怜的跟什么一样。

  一滴泪,两滴泪。

  “周大夫,谢谢你,我明白了,我叫谢子柔,您喊我子柔就好。”

  不等周婉儿说,她就对着陈大,一五一十说出来了她隐瞒许久的事情:

  嫁给陈大之后,她做什么事儿都有仆人帮忙,陈大也习惯了自己在外面劳作养家,可后来出事了。

  他们沦落到今天的地步,谢子柔不是不懂事的人,知道她如果还像之前一样,坐着什么都不干,陈大必定会被人说三道四,于是她就主动跟着别的女子一起去外面摘点果子和野菜。

  或许大部分庸人都喜欢看曾经自己不可触碰的东西陨落时的狼狈姿态,那些人对她并不友善,甚至哄着她乱吃东西,还有土。

  她为了陈大都忍了,没多久,她就开始发病了,谣言也是那个时候传出去的,说她有疯病。

  那些女子更是觉得,她一吃土就发病,每次出去,都要看着她吃一点,然后病发被带回来,就连她自己都以为,事实就是如此。

  可现如今听周婉儿说,才惊觉,估计就是那土地有毒,她误食,中毒简直是再理所当然不过了。

  陈大听了,睚眦欲裂:“那群畜生!竟然背着我这样欺负你!”

  谢子柔自己也忍不住流泪,呼吸急促,却耐心安慰陈大:“没关系,都过去了,我们之后会好好的。”

  陈大:“我要去宰了她们!”

  他出逃的时候身上还带着不少值钱的东西,都给了那些人,就是想自己不在的时候让那些人帮忙照看自家娘子。

  却低估了人心险恶,他这一举动反而让那群女子更加嫉妒。

  从谢子柔的描述中,他甚至能感受到,那群女子当真没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也当真认为谢子柔本身就有疯病。

  她们只不过是看了个笑话,谁能想到,她们这群人才是罪魁祸首!

  周婉儿按住陈大的胳膊,“给子柔拍拍背,她情绪不能太过激烈。”

  经常情绪激烈,对心脏不好,没病也得生出病来。

  陈大回过神,急忙给自家娘子顺气。

  “都是我不好。”

  谢子柔眼神柔和:“是我的错,我不该瞒着你,你比我聪明,如果我说了,你也不会沦落到这般地步,有家回不去。”

  对上周婉儿疑惑的眼神,谢子柔解释:

  “其实当时夫君是准备带着我来投奔亲戚的,当时罗恒县不允许灾民进去,我们不得已暂时居住在这里,没想到后来出了那档子事。

  我害怕我这个样子,跟着夫君一起去张家,会被人赶出来,让夫君颜面扫地,所以就……”

  一直拖到现在。

  谢子柔眼神悲哀:“本来夫君可以重新开始,过上富足的日子,都是因为我。”

  陈大忙不迭安慰自家娘子。

  周婉儿神色一动,“罗恒县张家?”

  陈大:“对,周大夫您认识?”

  “你在张家有什么亲戚?”周婉儿问道。

  陈大红了脸:“我大姐嫁给了张家的大少爷。”

  他之前好歹也是一个地方的小地主,没想到到头来还要靠着姐姐的夫家。

  周婉儿了然:“那你认识秦老夫人吗?”

  “如果周大夫说的是丰县的那位老夫人,我是认识的,张家老夫人曾经和秦老夫人是手帕交,我大姐成亲时,她不远万里也来了一遭,说过几句话。”

  周婉儿心想,还真是巧。

  “看来,第二件事就不用我说了,张家应该是好人家,别说你娘子没疯,就算真的疯了张家也不会坐视不理的。”

  陈大苦笑:“这个我也知道,但是子柔害怕,我怕她情绪激动,只能拖着,不过周大夫,您怎么?”

  周婉儿轻轻一笑:“秦老夫人是我故人,说我若是路上遇到麻烦,可以找张家求助。”

  “竟是如此!”陈大恍然大悟。

  紧张的情绪缓解,周婉儿又用了一次针,开了药,就去休息了,第二天一早,起来拉着驴车,带着陈大和谢子柔,还有山洞里灾民派出来的三个代表,准备一起进城。

  三个灾民给了周婉儿东西,看到周婉儿驴车上拉着的陈大和谢子柔,没忍住说道:“周大夫,我们只打算派三个人去,他们可不管我们什么事啊!”

  周婉儿也没生气,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说到底,帮助别人是心善,不帮别人也确实无可指摘。

  “没事,他们已经给过我银子了。”

  一行人上了路,陈大慢吞吞挪到周婉儿身边,又拿出来那个金镯子,他昨晚只顾着高兴去了,又给忘记了这一茬。

  “周大夫,这个镯子给您吧!”

  周婉儿笑的意味深长:“不用了,一会儿说不准还需要你们帮忙呢,这金镯子你留着开个小店铺,养家糊口吧。”

  陈大满腹疑惑,直到进了城,才恍然大悟。

  街上有不少小摊小贩,他们刚一摆开摊,就有一队士兵过来,“你们是什么人!有没有牌子?”

  “牌子?”陈大茫然。

  士兵看了秒懂,直接开始赶人:“走走走!没有牌子不能在这里摆摊!”

  周婉儿上前,笑盈盈的:“那请问,牌子怎么办呢?”

  士兵上下打量了周婉儿几眼,眼神中带着几分困惑,但还是好心的解释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